首页 > 研究 >

灵山秀水南沟村

2018-10-20 来源:佘氏网 | 作者: 山西晚报
灵山秀水南沟村
转载山西新闻网--山西晚报--2014-10-19

      南沟村在古交市城区南面的大川里,从草(草庄头乡)原(原相乡)线公路走来,在下庄村一带向左一拐,只见绿草丰盈、树木参天,清风徐来,已感受到一种山间的幽静深邃,这是一座只有百十来户人家的普通山间村落,又是一座不同寻常的村落。
      乡间有俚语说:大川三件宝——清水、石板、甜头草。其实人们忽略了大川还有一宝,即清代曾做过八县县令的诗人、书法家,南沟村人折遇兰。南沟村,坐落在“忠义”名山狐爷山脚下不太远的一个藏风聚气的半山坳里,全村都是折姓人家,是一个传奇,是一个谜。
      折遇兰,字佩湘,号霁山,他天资异禀,才思敏捷,学识渊博,清代乾隆三十五年(公元1770年)高中进士,初任甘肃正宁县知县,此后二十多年里,历任陕西省安定(今延安市子长县)、湖南省浏阳、广东省普宁、揭阳等县知县,从大清国的西北部地区到中部地区再到南方地区,一生奔波,官职虽未升迁但仍勤于政事,后因积劳成疾,最终卒于任上。
      据历史记载,他为官期间,修缮城池,构筑大堤,赈济灾民,部署兵差,兴建义学,振兴书院,修撰县志,生平廉惠明敏,所至政声卓著,是一名能员干吏。
      折遇兰是清代著名诗人,其书法也自成一家,还是《四库全书》总纂修官纪晓岚的门生弟子,著作有《折霁山文稿》《看云山房诗草》《古文集宜》《正宁县志》等,均刊印于世。当时的大诗人袁枚称折遇兰为“山右第一人”,赞曰:“吾此行得山西一人,诗有风格,学有根底,乃风尘中麟凤。”
      我们在退役军人折有忠的热情带领下,开始了南沟村之行。村落坐北向南,有东西走向的上街、下街,折遇兰的老宅院子在下街的村中心。宅院大门原来的模样早已不复存在,连门楼、门扇也没了,大门道也仅仅比两个人略微宽些,只有门口的一块上马石,一左一右两块刻有梅花图案的长方形石门礅,还在述说着当年的风光。
      老宅院里有正房五间,两开门,方石基础方石柱架,蓝瓦出檐竖木横梁,毫无奢华富贵之气,倒是门前卧阳台石阶上,从石缝里长出的几丛叶儿嫩绿、花儿娇艳的牵牛花,蓬蓬勃勃地窜开来,别有一番意味。房子无人居住,房门紧锁着,我趴在窗台上从格缝间隙往里探望,总希望能发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。
      折氏老宅院不大,东西各有一排厢房。东房显然是新盖的,里面住有人家,故而院子里拾掇的干净利落。我们在院子里缓步徘徊,遥想当年折遇兰在这里起居生活,耕耘田垅,观云望景,寄情山水,顿时感觉时空变幻,恍然间看到他在翠绿苍茫的山色中,在清洁雅静的院落里,写下了五首《山居杂咏》诗,其中有一首是这样的:
一从疏世事,终岁把犁锄。
村色牛羊外,秋砧水石余。
山深迟刈麦,潭冷不生鱼。
倘有诗人至,犹堪剪韭蔬。
      折遇兰老宅院落西面,是一个小小的广场,广场北面有十几间一溜排开的石碹窑洞,中间的却是一孔古老的石桥洞,可通往上街,钻过石桥洞,走上几十步,是老宅院后墙,后墙当中嵌砌着一块高约1米左右、宽约0.4米左右赭红色的石碑,碑上竖刻着“九龍山海鎮”五个大字,既没有题头,也没有落款,令人费解。我们问73岁的老支书折发全,老人说:“我听我爷爷说过,他们小时候就见过这块石碑,究竟是什么意思,他也弄不清楚。”
      折姓罕见,源于古代北方的少数民族,始聚居于陕西省府谷、山西省保德一带,现在全国范围内只有70-80万人,折姓虽小,但其宗族之人在中国历史上却有许多豪门和将军。比如,戏曲、小说中大名鼎鼎的杨家将杨业之妻佘太君就出于此族,她原名折赛花,“太君”是后来的封号,折和佘同音,后世演化为佘。
      折发全老人说,他们的先祖是宋代的名将折彦直,曾当过朝廷的大官枢密使,大概六七百年前,先人行医从府谷来到南沟村买房置地、成家立业。折遇兰的父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医生,后被平川地区的一位财主聘为药铺的坐堂先生,并带着小折遇兰给东家放牛羊讨口饭吃。财主家开有学馆专授其子侄读书识字,小折遇兰“求知若渴”,颇有心机,他虽不能进馆读书,但每日放牧之余,就抽空立于书房外听先生讲课,时间一久,先生发现折遇兰“偷”听课后,遂叫入书房考之,小折遇兰不慌不忙,对答如流,先生大为惊异,就收其为学生,并免费教授之。
      折遇兰中举后,荣归故里,前往交城县塔梭村拜外家,谢娘亲,看望舅舅。当他穿着官服,骑着高头大马,带着随从,来到舅舅家门前时,舅舅却紧闭大门,不让他进。折遇兰吃了闭门羹,无奈只好怏怏而归,上堂来回及母亲,母亲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这是去拜外家看望舅舅,应该执晚辈的礼,而你却摆出一副官儿的威风架子来!仔细思量一下,你舅舅会见你吗?”
      折遇兰顿悟,遂脱官服,着布衣,不带随从,一个人在崎岖的山路上一步一叩首向外家走去,全然不顾烈日当头,尘土满面,共走了七里地再加上十八步。此举轰动乡野,观者如潮,乡亲们都为他的孝心举动和感恩之情打动,赞誉纷纷,感叹多多。折遇兰一步一叩头到舅舅家门前,舅舅才打开大门将外甥接进屋中。
      从南沟村到塔梭村,折遇兰一路叩头而来,总共走了“七里十八步”。“七里十八步”之举的典故在本地流传甚广,是折遇兰事母至孝,事长至尊的美谈。
      南沟村还有小折遇兰捉秋蝉、老师梦老虎受惊;用一百口大瓮为乡亲引水;自家养牛马供村人无偿使用;教母亲在南方巧吃枇杷等故事流传着。
      南沟村,河水清澈可人,山峦层层叠叠,野花满坡盛开。当年,折遇兰吟着“磊磊涧中石,姬姬溪上月。月色多盈亏,石性固难夺”的诗句,走出封闭的大山,踏上仕途,从此天下扬名。
      这个小小的山间村落,一直散发着迷人的魅力,吸引着外界的人来这里探寻。

  • 意见与反馈
  • RSS
  • 手机用户请访问:wap.css2005.com(开发中...)
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(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《佘氏网》观点)查看评论
评价:

表情:
  匿名?:  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