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档案 >

访清江南道御史佘文铨之故居

2016-07-31 来源:佘氏网 | 作者: 佘祥奎
访清江南道御史佘文铨之故居
佘祥奎
      岁月能改变山河,也能使曾经的繁华变为荒凉,曾经的热闹归于沉寂,曾经的名利灰飞烟灭,曾经的人物被人遗忘。
      苍海桑田,时间能磨灭一切,也能改变一切。历史总藏在已逝的时空胶卷里,让人倒回不了,冲洗不了。也不能还原其真相。
      寻找历史的人物,也只能在蛛丝马迹中寻踪,在史籍中打捞,在遗迹中探访,在寻觅中寻觅。
      为寻找已逝的清朝江南道御史佘文铨,我们一行数人,顶着夏天灼热的阳光,来到佘文铨故居——松滋市南海镇拉家渡村。
      几经周折,在当地几位老人的带领下,穿越乡间小路,走上田埂,在一片农田中停下,老人们说,这里就是佘文铨的出生地,放眼望去,只见绿油油的禾稻在阳光下泛着绿波,了无任何遗存,200多年的变迁,已物是全非了。
      老人们讲,这片稻田曾是佘氏族人的居住聚集之地,住着几十户人家,有佘家屋场之称。附近建有佘家祠堂,每逢年节分散在各地的佘氏族人都远道而来,在祠堂朝拜祖先。
     佘氏族谱记载,明末清初,佘氏三兄弟从江西来此落籍,经历代繁衍,人丁兴旺,成为这里的一大望族。至清雍正年间,在佘家屋场的佘氏族人中,有一户叫佘曰珠的人成为这里的首富,他拥有不少田产,房屋在佘家屋场中更是屈指一首,单门独户,前后有八大间,屋中有天池门前有石鼓,算是这里的大户。

      乾隆48年,也就是公元1784年,有一天,佘曰珠出门回家,已是傍晚时分,夕阳的余辉把西边的天空染得五彩缤纷,突然一道亮光从天空坠下落入自家的屋顶。
      佘曰珠十分惊奇,快步朝家门走去,此时,他依稀看见一只白虎一步步向自己走来,他吓得腿一软,跌倒在家门口。他爬起来,揉揉了眼睛,四处寻找白虎不见踪迹。
      是不是幻觉?佘曰珠正在纳闷,突然一丫环跑来向佘曰珠道喜:“老爷,恭喜您喜得贵子。”
      佘曰珠听后心中大喜,直奔内房,只见夫人躺在床上,身边的孩子哭声宏亮,他抱着儿子亲了一口,来到天池边向天祈祷,儿子已睁开眼睛,充满好奇地观看天池外晚霞中的天空。
     佘曰珠又亲了亲孩子,自言自语地说:“难道你是白虎转世,看来我们家要出贵人了!”一日,有一和尚来此化缘,见佘曰珠夫人怀里孩子天庭饱满,耳大鼻高,一副贵人相,对佘曰珠说“这孩子乃栋梁之材,将来不是文臣就是武将”云云。
佘曰珠喜上眉楣,带上孩子到祠堂告慰先祖。
      从祠堂回来,佘曰珠又是翻字典,又是对族谱,根据“文运宏开,家声远振”的派序、儿子属文字派序,便取名佘文铨,寓意文武双全。字次卿,卿乃皇帝对大臣的爱称,即使不是宰相,也是臣子,以此对儿子寄以重望。
星移斗转,佘文铨慢慢长大。
      佘曰珠明白:“天降大任于斯人,必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……”幼年的佘文铨在父亲的督导下,干起了看管田里的庄稼不让鸡雀危害的活儿。
佘文铨自幼聪慧过人,有关他的传说很多,也很离谱,似乎神话,至今当地老人说起来还津津乐道。
传说佘文铨幼年时,父亲让他看管田里庄稼不让鸡雀危害,他手持一根竹杆,鸡雀危害时,用手一指,鸡雀便逃之夭夭。
到了上学的年龄,佘文铨要去读私塾,不能看守田里的庄稼了,于是,他跪到田边一土地庙里对土地神说“我要上学去了,赶鸡雀的事就交给你看管好了。”
      过了几天,田里庄稼被鸡雀遭塌不少,佘文铨见状十分恼火,跑到土地庙给土地神一巴掌,“你是怎么看管的?”然后跑回家,用纸剪了个圈环套在土地神的脖子上并说“你不听我的话,让你受罚。”
说来也怪,佘文铨的私塾先生每天做同一个梦,梦见一白胡老头向他求情,让他学生把圈环取了,说是疼的受不了。
私塾先生十分惊诧,问众学生谁给人戴了圈环,佘文铨说:“我给土地神带了纸做的圈环。”并说明由来。
私塾先生让佘文铨把圈环取掉,于是,佘文铨回家把土地神脖上的圈环撕了,从此,私塾先生也没人再托梦了。
这类传说似乎荒唐,但在当地就是这样一辈辈口耳相传。
佘文铨幼年究竟是怎样的,只是传说无从可考,但有一点确是事实,他和谢元淮是少年好友。
谢元淮,乃杨林市台山坪人,后官至广西盐法道,他亦官亦文,尤嗜诗词,是词谱奇才,乃松滋历史上的文化名人。
      佘文铨和谢元淮年龄相仿,虽然两家相距甚远,也非沾亲带故,但佘文铨家和谢元淮家都是大户人家,父辈交往甚密,据说佘文铨随父常到谢元淮家,谢元淮也随父常来佘文铨家,幼年时两人成了好友。
      说谢元淮家是大户人家,不是空穴来风,谢元淮后来做官是其父花大钱捐来的,可以佐证。说他们是好友,佘文铨后来到朝廷做了官后,谢元淮曾和父亲到京城专程去看望过他2次,这都有史可查。

佘文铨在家乡读完私塾后,便离家出走,跟从举人杨孙谋到处游学,其为文颇有气势。
嘉庆9年,公元1804年,佘文铨考中举人。
嘉庆14年,公元1809年,佘文铨参加殿试,考中进士,放榜为二甲44名。
      最初,佘文铨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,亦称庶常,专门给皇帝讲解经史书籍,帮助皇帝起草诏书。当时,皇帝曾赐给他一方玉石印章,此印章至今还保存在佘文铨后裔佘远红之手,这是他留给家族的唯一文物。
嘉庆21年,公元1816年,皇帝下旨,任命佘文铨为军机章京补用。
嘉庆22年,公元1817年,升任户部主事,同年11月由户部主事入军机章京,参议朝廷大事。
道光元年,公元1821年,佘文铨被任命为顺天府乡试同考官,同年升任江南道监察御史。
      据传,佘文铨离开家乡后,只回故乡一次,那就是他在朝廷做官后,回乡把父母弟妹都接到了京城,并在京城娶妻生子。其父佘曰珠因子贵父荣,被朝廷封为奉政大夫。
      佘文铨性格洒脱,才华横溢,诗词、书法样样精通,且造诣很深。他的墨宝,为绮门六兄先生的题字,至今被收藏在民间,价值连城。还有他为送朝鲜李泉生进士回国写的诗,收藏于《松滋历代诗词选》中,为存世珍品。
      佘文铨办事干练,能力极强,在奉旨办理治河修河工程中功勋卓著,受到皇帝的肯定,为迁升奠定了基础。
      佘文铨为人正直,不畏权势,敢言真话,深得皇帝信赖,他任江南道御史后,奏章颇多,只惜奏章稿子大都散失,留下的只有论奸胥、河防几事。
      据清朝典籍《道光实录》记载,佘文铨还曾有10大奏折存世。有奏河道的如奏稽查“黄河岁修土工”折,“河工诸弊疏”折,“直隶藩库水冲沙压地亩徵解钱粮”折;有奏奸胥的如“州县贿派粮总库”,“州县办案积弊”,“革除部费名目”等折;有奏关乎民生的如“拨发楚北私盐”,“采购台湾大米”等折。
凡佘文铨奏折,皇帝都及时批复,谕令照办。至今不少研究财政改革和河道治理等课题的文章,都引用佘文铨奏章的内容。可见,佘文铨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       然而,天妒英才,佘文铨40岁时,爱子不幸夭折,对他打击极大,终日忧愁寡欢,以酒消愁,几年后,卒于北京,一代良臣就这样郧落了。
      虽然佘文铨在家乡生活时间不长,但这里是他生命的起点。家乡细洁的泥土,清澈的河水,乡音乡情哺育了他,造就了……也许他身置京城,曾多次勾起浓浓的乡愁,也曾多次回忆起童年的情趣,家乡对他是一种记忆。
      记忆是一种斩不断的情结,时隔200多年,人们对佘文铨的记忆,对他故居的记忆不是还记忆犹新吗?虽然记忆有些模糊,但模糊中仍透着清晰!
2016.7.31

  • 意见与反馈
  • RSS
  • 手机用户请访问:wap.css2005.com(开发中...)
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(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《佘氏网》观点)查看评论
评价:

表情:
  匿名?:  
最新评论